韩红筹款3000万援助河南,却遭骂声一片:世道变坏,从好人寒心开始

  • 首页
  • 韩红筹款3000万援助河南,却遭骂声一片:世道变坏,从好人寒心开始

韩红筹款3000万援助河南,却遭骂声一片:世道变坏,从好人寒心开始

 

 


这几天,让所有人挂念的河南救灾工作,正在紧张地进行。

韩红第一时间筹集善款3000万,并带着河南籍艺人王一博和公益团队、援豫物资,奔赴一线提供应急救援。



本来是一件好事情,韩红却被网友骂上了热搜。

有人质疑韩红大张旗鼓搞“公益做秀”,到灾区摆拍、炒作,只为“名利双收”。

 


甚至,一些键盘侠开始“另辟蹊径”,对韩红进行人身攻击,说把她从船上推下去,起码能再多营救两三个灾民,也算“物有所值”。

《恶意》里说:“恨不知所起,深入骨髓,是最冷的人性。”

一场灾难就犹如一面镜子,照见了人性的光辉,却也照见了人性的恶意。

讽刺的是,就在舆论不断发酵的时候,韩红依然不顾自身安危,奔走在救援第一线。



微博上,她时时更新着自己的援助进度,为大家报平安,打气加油。

 


总有人说韩红高调慈善,但是她热心公益13年,每一次国家有难她总能倾力相助,以至于自己倾家荡产,身体抱恙。


如果说这样善良的人,都要被抹黑,被谩骂,被指责,那么这世界上,还有谁敢去做一个好人。

无独有偶,河南一位开挖掘机的小伙儿,也被骂惨了。

当天,他接到朋友的电话,求他帮忙把泡在水里的车拖出来,他二话不说就赶去救急。

没想到,周围的司机看到了,都嚷着让他拖车。

正常情况下,一次拖车收费就200块,可小伙考虑到拖车距离近,体谅大家也不容易,就收费50元。

辛辛苦苦干了一天,拖了14辆车,等到了第15辆车,出事了。

本来说好的50元,拖出车后司机就不认账了,说小伙子趁火打劫,还差点闹到警察局,最终只给了他30块了事。

小伙子觉得很委屈,他不想再继续拖车了,于是剩下的司机又开始纷纷指责他做人不地道。

他把自己的经历发到网上,却没想到一群网友也站在道德的高地,说他帮人家忙还要收恩惠,分明是赚国难财。

他感到特别委屈和无奈:

“真真明白人心向恶的含义了,我应该把全市区的浸泡车辆都给免费拖出来才没人骂我。”




同在灾区各有各的艰难,身处困境的他却还愿意释放善意。

然而,这份善意并没有得到他人的一丝感恩,反被一群人喷得体无完肤。

 

从什么时候开始,做一个好人变得这么艰难。


不仅要被大众以八倍镜放大审查,还要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和攻击。

没有人是圣人,也不是谁的救世主,只是无数平凡的好人,一个个的接力和援助。

才使得我们的民族,总是在危难时刻,一次又一次渡过难关。

是这些平凡而又伟大的人,他们的善意和善举,才使得这个人间变得更加美好而温暖。

人们常说善恶到头终有报。

 

但我们希望的是善良的人能得到善报,而不是一群人几句话就将所有的善意贬低得一文不值。

 

这世道变坏,就从好人寒心开始。


图片

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。”

国家危难时刻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尽一份力,不管是大是小。

在这样的民族大义面前,却涌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。

许久未见的女星曹颖,晒出了自己捐赠的回执单,上面显示金额100万元。

并为灾区加油打气:“河南一定行!风雨面前大家一起扛!”

曹颖的善举本应该得到支持和鼓励,却没想到换来的是一大批网友的质疑和讽刺。

“不拍戏不主持节目,哪儿来这么多钱……是在炫耀自己很有钱吗?直播带货赚翻了?”

实际上,曹颖出道三十年,一直积极参与慈善,只不过一直没有受人关注。

这次,她颇有些无奈地说:“截图说作秀,不截图说没捐,捐少了不行,捐多了也不行。”

 


同样遭受网暴的还有老艺术家冯巩,63岁的他录制视频为灾区献诗祝福,却遭到网友逼捐:
“冯老师没钱?打死我也不信。”

“都是说相声的,德云社捐了700万了,您呢?”

“大爱不是一首诗,光用话来说不行动,还不如不说呢。”

对此,冯巩并没有回应,想必也实在是心寒。

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善良,硬是被几行浅浅的字,浇到透心凉。

还有前几天,再次被骂上热搜的古天乐。

他捐赠的一个小学荒废长草,有人便开始说他沽名钓誉,所谓的慈善都是表面功夫,是不折不扣的“伪善”。

一个做公益慈善十几年的人,一个默默无闻捐建了100多所小学的人,一个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援助的人,竟然被人如此责难。

想起《觉醒年代》中的一句话:“道德是用来律己的,不是用来责人的。”

可偏偏有一群人,以为自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,站在了所谓正义的一方。

利用别人的善良,当做自己发泄的出口,去指责别人,拉踩别人。

却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又为这个国家,这个城市,为其他的同胞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呢。

人性最大的恶,莫过于消耗别人的善良。

当好人的善良被消耗殆尽,世界被冷漠和恶意充斥,最终自食恶果的是我们自己。



 

想起不久前,薇娅泪洒直播间。

不是说错了话,也不是直播失误,而是她捐建的希望小学正式投入使用。



明明是善事善举,依然没逃过口诛笔伐。

不少人在留言区质疑,说她利用贫困山区的孩子博人眼球,还特意将自己名字挂上校门。

对此,薇娅声音哽咽,流着眼泪回应:
“公益从来都不是为了给别人看,而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情。
 
如果能帮到更多人,我为什么不去做呢?”

事实上,这根本不是薇娅第一次捐建希望小学。
 
很早前,薇娅就开始关注到失学儿童,并捐建了18所希望小学,只是没有大肆曝光与宣传。

可偏偏对于某些人来说,他们能以一笑而过的吃瓜心态,去消化伤天害理的新闻。

惟独对好人好事寻根究底,稍有“破绽”,便在一股戾气的驱遣下,化出劈里啪啦的键盘声。
 
在疫情中兢兢业业的钟南山,因为儿子用了爱马仕,被冠上“发国难财”的帽子;
 
常年献身公益的歌手丛飞,因身患癌症,无力再行捐款,随即被嘲讽“此前都是作秀”;

就连前几天“濒临破产”的鸿星尔克,援助河南5000万物资爆火之后,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指责说是“反向营销”。

 

 

 
如此种种,让人不由想起那句话: 
“世人都开始接受一个观点,那就是好人要历经磨难,方能修成正果。

坏人只要放下屠刀,就能立地成佛。” 

细思极恐。
 
心理学中有个“投射效应”,意思是说,一个人对事物的看法,往往便是这个人内心真实状态的投射。
 
正因自己心无善念,便觉得别人的善良也是别有用心,以残缺逼仄的三观,将眼里的世界扭曲到面目全非。
 
“举手之劳”、“何足挂齿”这些话语,本该是行善者的自谦,可当成为这些人口中苛求的理由,便足以成为诛心的利剑。
 
上海交大的窦令成教授曾说:
“当今社会的矛盾,主要是有这么一拨人,惯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,以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。” 

倘若善良的人必须要在被骂与行善的边缘如履薄冰,那么当这个世界耗尽了好人的热情,剩下的便只有冷漠。

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。

如果做不到发自内心的敬佩,做不到还给善良的人一句谢谢,那么也请不要用丑陋的字眼去伤害他们。

只有善意得到保护,好人才不会被世界冷落。




基辛格在《论中国》里讲道:“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。”

但在这世上,一切都是相互的,否则再勇敢的善良,也敌不过人心的摧折。
 
而以善意回报善意,你所守护的人,终有一天也将守护你。

让人欣慰的是,即使有再多恶意的揣测,无理的苛求,也遮不住整个社会为善涌动的暖流。
 
还记得不久前的南京胖哥吗?

当嫌犯在街上持刀挥砍,他毫不犹豫上前阻止,凭着一双赤手空拳,避免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。
 
可他自己却在搏斗中连中数刀,最终倒在血泊中。
 
事情发生后,各地人们自发前来医院看望他,狭小的病房满是送来的鲜花。
 
微博上,是网友们一行行发自真心的祈愿,祝福胖哥早日康复。



那些投身公益,真诚帮助别人的人,也被这个社会一直铭记。

而每当他们遭受非议,也总有无数热心网友,用实际行动为他们作证。
 
诚然,永远会有那么一小撮人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 
而当越来越多赞美好人的声音涌现,我们有理由相信:

每一份善良,都在被守护;每一份善行,都没被辜负。
 
想起《奇葩说》里的一句话:
“对待好人,不是用圣人圣规为其加冕,而是用凡人凡心好好呵护。

把善良封上神坛,代价只会是没有第二个人愿意上去。” 

世事多变,人事多杂,没有人能保证一生顺遂。
 
惟有以德报德,才能在自己深陷困境时,有人愿挺身而出;

目睹他人不幸时,每一颗“好心”才不会望而却步。

在这世上,虽然光明总与黑暗交错,寒冷也与温暖相随。

但只愿每份善良,都能温暖如初,明亮如故。
 
毕竟,苦苦修行的圣人,只有精神上的飘渺美感;

平凡温暖的好人,才是世界慢慢变好的明证。